股票质押式回购

阅文新合同风波持续发酵:吴文辉给程武留下烫手山芋

原标题:阅文新合同风波持续发酵:吴文辉给程武留下烫手山芋

雷帝网 雷建平 5月5日报道

股票质押式回购阅文吴文辉团队集体出走,给新任管理层程武团队留下“烫手山芋”。

吴文辉团队离开后,阅文新合同风波就开始发酵,号称810万网文写手心态被指崩了,因为这则合同使得阅文颠覆了过去“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的收入模式,会导致写手们的收入大幅下降。

股票质押式回购而且,过去的分成规则清晰公平,写手靠自身努力拿全勤,争取更多的VIP订阅。如今,广告分成规则掌握在平台手中,不再透明。写手彻底与读者失去联系,成为仰人鼻息的打工者,甚至被指待遇连“抢手”都不如。

阅文新任CEO程武公开表态,“在我心里,作家是阅文的根基,这不是口号。我很期待节后和大家的恳谈会。大家好,生态才好,我们在一起才有未来。”

股票质押式回购不过,作者们与阅文的矛盾依然并未平息,甚至部分作者发起了“55断更节”,以抵制霸权合同,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阅文则推出“五五催更节”来反制。

传阅文方面还采取了严厉的反制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屏蔽部分文章和作者公告、作者保存草稿自动发出、旧章节更新时间自动调整为5月5日、警告作者断更后不再推荐等。阅文官方则否则了这一说法。

新合同对作者苛刻

股票质押式回购阅文新合同争议最大的地方在于版权归属,及是否完全转变为免费阅读的问题。作者们很愤怒,认为条款对作者苛刻,甚至是惨无人道:

股票质押式回购1,作者创作的书,直到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作者现在不再和阅文是合作关系,而是受阅文委托创作,著作权都会是阅文的。

股票质押式回购2,阅文“聘请”百万作者来创作书,阅文不提供任何思路,全是作者写的,作者构思的大纲,写的章节,上传的内容,但却只是被免费聘用来替阅文写的。

而且,作者必须独自完成作品,不能获取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帮助,否则,被视为违约。

3,作者虽然是受聘请的,却不享受任何阅文集团福利的,没有五险一金,没加班费,没过节费;

股票质押式回购4,作者签了合同,阅文享有作者下本书优先权,作者再写新书,在其他地方发布,得首先通知阅文,得阅文不要了,没有签约意向,才能去其他地方。

股票质押式回购5,签了合约,作者能得到的是扣除运营以后,读者付费后“净利润”的分成。

股票质押式回购这个新合同,使得作者的利益受到了极大损害。而这次新合同风波,也成为了阅文集团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甚至累及大股东腾讯。

阅文新管理团队成背锅侠

股票质押式回购2020年五一前夕,阅文现任管理层、起点5个联合创始人:黑暗之心(吴文辉)、宝剑锋(林庭锋)、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藏剑江南(商学松)时隔8年后又集体出走。

股票质押式回购随后,腾讯系高管接管了阅文,其中,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

吴文辉解释说,荣退是自己有一个海边读书的梦想,如今想面向大海,读书看花,现在,感觉距离这个理想更近了。

股票质押式回购但让外界难以理解的是,难道吴文辉为首的这5人都要去面向大海读书?为何吴文辉团队离职前后,这个新合同风波就爆发了?

股票质押式回购眼看阅文集团的新合同之火越烧越大,程武、侯晓楠和阅文新团队紧急撇清责任,称这份合同其实是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

阅文这个新声明很直白——不想给吴文辉团队背锅,向外界点名了合同是吴文辉团队在2019年9月主导推行的,和程武团队其实关系不大。

此外,阅文声明中也强调了从新团队上任伊始,就坚定的认为,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并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关于微信读书的限时免费运营活动是阅文渠道管理不善,该运营活动已下线,不会对作家的收益产生任何影响。

阅文也强调,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内容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大家的。大家的意见和批评并非一日之寒,借此能了解到大家的心声是重要收获。

程武也对外讲,这两天谣言突然之间发端,先后炮制了“阅文要取消付费阅读实行全免费的策略、把去年并行使用并在本月中全面上线的作家协议中的部分条款强行冠以新管理团队新政”的谣言。

股票质押式回购“让别有用心的人不再造谣不可能,因为造谣成本太低;但我们会视建议和批评为宝贵的收获,加倍努力做好工作与沟通,让大家不再轻易相信谣言。”

阅文的烦恼:付费人数直线下降

股票质押式回购阅文新合同风波爆发后,平台上的网络作家也纷纷发言,唐家三少呼吁对阅文的新领导团队宽容,给他们一些时间。原因是,阅文的新领导团队刚刚到来,以一个企业的惯例,首先先要了解这里的一切,才能做出相应的应对。

“或许我们可以不相信阅文、不相信起点,但我们应该相信腾讯。作者是资源,是大文娱产业链最上游的存在,网络文学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以内容为核心的多版权运营这条路线在走下去。我深信,没有任何领导会作出舍弃资源的选择。”“我个人是完全不支持阅文转免费的,我自己的作品也不会。”

唐家三少说,“不同阶段的作者,面对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时,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

股票质押式回购当然,唐家三少这番话引发了很多作者的不满,有网友说,“屠龙勇士成恶龙。”“他终于成为了自己小说里最痛恨的那种反派。

网络作家“梦入神机”指出,对待新合同,即便是网络大神级别的也不能掉以轻心,一本书影视版权卖掉,拍成戏,如果不能上,可能亏损几个亿,可能算到作者头上。所以,在签约的时候,一定要仔细看。

纵横中文网总编邪月表示,阅文的新合同所谓的苛刻,只是老合同的延伸,是把本来模糊的条款清晰化。理论上不管新老合同,阅文都可以用某些方式来让你赔钱。这都是合同一早就设置的坑。但这跟阅文新任CEO程武及新的管理团队其实关系不大,原因在于,这不太可能是新官的动作。

股票质押式回购其理由是:纵横作为组织架构比较简单的公司,改这种格式合同至少需要一周时间,层层审批。业务线法务线都得看过。放到阅文这么大的公司,得多么没有经验的人才会相信这个合同是新官上任的动作。

邪月指出了网络文学行业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即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大部分付费APP都无法买到量了,这等于没有了新用户。对于付费APP来说,特别是渠道向的,最好的一家日常用户跌了一半,而跌到原来五分之一的也不少。为了生存,企业需要在冲击下做一些免费的尝试。

股票质押式回购邪月对程武和腾讯存在期待,称网文下一步的发展,除了在免费模式里挣扎求存,最大方向仍然在于如何开源。订阅不可避免会下滑,但如果有声、动漫、音乐、影视、游戏可以获得更多突破,对从业的网站和作者来说也是福音。

“这一变化只能靠腾讯,因为他们拥有最大的产业链条。”邪月建议大部分以订阅为生的作者拥抱免费,积极求生。

股票质押式回购也有网友指出,导致阅文付费人数直线下降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免费内容太多,而是网文质量直线下降。付费用户至少对文字的需求是有一定要求的,现在全是岳风倒洗脚水,窝囊女婿被飞机接走等网文,除了满足对于社会底层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真的是一无是处。最终,还是要提高内容的品质。

当前,阅文正在推恳谈会,有行业人士指出,应该支持有影响力的作者去谈。因为不谈就没有沟通和一定程度上互相妥协的基础。

真不谈,阅文固然会有损失,作为作者的一方损失会更大,这其实也是一次促成劳资双方直接对面谈判的机会,不能白白浪费。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今日搜狐热点
6秒后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