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质押式回购

Zoom 是如何击败科技巨头的?

原标题:Zoom 是如何击败科技巨头的?

【编者按】谷歌和微软早期在视频会话方面的决策导致了自身长期视角下的战略劣势。

作者 | Eric Ravenscraft

译者 | 香槟超新星,责编 | 夕颜

出品 | 程序人生(ID:coder_life)

以下为译文:

近日,谷歌向所有人免费开放了自家的高端视频会议应用,Google Meet。4月初,微软的Skype新增了一项功能,允许用户通过点击一个链接来跳转到一个通话中。这两家公司似乎都在追赶最近突然流行起来的Zoom,尽管它们本身都是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巨头公司,二者在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发布互相竞争的产品。

几乎整个2010年代初期,Skype和Hangouts(最终进化成Meet)都是视频聊天应用的业界标杆。那么,后来Zoom又是如何脱颖而出的呢?

在视频聊天领域,微软和谷歌从一开始就采取了与Zoom不同的策略。2011年,Zoom作为一款功能单一的应用推出,重心全都放在视频聊天上。而与此同时,这两家科技巨头则将群视频聊天作为其他服务的附加功能推出,比如Skype的语音通话平台,或谷歌失败的社交网络应用,Google+。要想在Hangouts上聊天,用户必须登录Google+。要想进行10人的群视频聊天,用户必须加载出来笨重的Skype桌面app。在那时候,这还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负担,但从长远来看,这一点让两家公司都处于战略劣势。

虽然视频聊天功能本身运行良好,但它所依附的服务却陷入了困境。随着智能手机让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和iMessage等新的应用程序进入了市场,Skype无法作为一个通用信息平台立足。这些其他应用对基于SMS的短信进行了改进,分别吸引了数百万用户入驻他们的平台。

随后,2013年,Facebook宣布将向美国境内的所有iOS用户免费提供语音通话服务。此举对Skype来说,看似不痛不痒,实际却无异于灭顶之灾。虽然在当时Skype被广泛认为是很棒的跨平台语音和视频聊天应用之一,但Facebook已经将Skype的核心产品下潜到了一个拥有数亿用户的消息平台,而这些用户并不总是需要通过语音沟通。这时,只提供一种沟通功能已经远远不够了。在那个年代,一个成功的,像谷歌和微软那样运营体量下的平台,必须提供所有的功能。

谷歌清晰地觉察到了这个信号,尽管有点太晚了。在Facebook推出免费通话后不久,这家搜索公司宣布将把Hangouts拆分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服务,将文字、语音和视频通话统一在一个应用上。不幸的是,谷歌决定同时维护同一产品的多个版本,这个策略破坏了计划。谷歌将Google Talk维护到了2017年,甚至一直到2016年推出Allo(另一个新的即时通讯应用)之后还在维护。谷歌在2018年关闭了Allo。

过去十年来,微软和谷歌在视频聊天领域的历史,描绘了这两个公司在奋力寻找合适受众过程中的挣扎。

到2015年,与面向消费者的竞争对手相比,无论是Hangouts还是Skype,都没有取得好的成绩。而与此同时,一个新的威胁正伺机而动。

Slack进入了聊天领域。

这家面向工作的聊天服务商的目标是占领商务通信市场,当时冗长的电子邮件链和笨拙的即时信息是最好的选择。微软和谷歌分别凭借Office和G Suite在企业级市场上占据着强势的地位,因此,由于未能让消费者接受自家的短信应用,他们两家选择将聊天平台转向企业级市场。

群视频聊天也随之而来。此时,大多数主要的通信应用程序都已经有了某种形式的一对一视频通话,而让许多用户聚集在一个视频聊天中是一种比较小众的情况,总体上来说用户并不十分感冒。可以说,群视频在企业场景下更有有用武之地,因为它能允许团队之间进行远程会议,以及快速的面对面讨论,而相比之下通过文字短信来沟通商业计划就显得效率低下了。

2017年,在谷歌动作(将Hangouts转向商业)的近一年之后,谷歌又推出了 "Hangouts Chat "和 "Hangouts Meet "的聊天软件,不得不说这二者的起名太随意了。Chat是一个类似Slack的聊天室程序,而Meet是一个视频会议应用,它与2011年最初推出的Hangouts以及现在的Zoom最相似。虽然理论上来说,谷歌仍然通过面向消费者的Hangouts提供视频聊天功能,但该公司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暗示自己最终将为G Suite用户关闭Hangouts。

这让一来,谷歌向所有Gmail用户免费提供Google Meet的举动就更加显得刺眼了。眼下,谷歌正提供两个互相竞争的视频聊天服务,这两项服务至少到最近,都还是Hangouts旗下的。

谷歌并没有明说有多少用户使用Chat(尽管它报告说有600万企业为G Suite付费,其中包括Chat),但微软Slack的竞争对手,Microsoft Teams却顺风顺水。在2017年公开推出后,一直到2019年年底,Microsoft Teams的每日活跃用户数迅速超过了Slack,而且随着远程工作的增加,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每日活跃用户数又出现了大幅飙升。

但是,和谷歌一样,微软也花了多年的时间来维护多个视频聊天产品。Teams在推出时就包括了视频聊天功能。公司同时也通过Skype for Business提供视频聊天,公司在2017年时曾表示将在2021年淘汰它,不过使用Skype for Business的公司仍可以继续用。最后,还有面向消费者的基础Skype应用,也有视频聊天功能。

这就意味着,现在,如果你想通过微软的产品进行群视频聊天,你有三种不同的选择,其中有两种叫Skype。

到了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时候,谷歌和微软最好的视频聊天产品,要么就被附加在用户不再需要的消费类产品上,要么就被锁定在企业级产品内,太过繁琐,无法很快地设置好。与视频聊天本身是否好用无关,它们所依附的平台那时候面向的受众群体不对。

在视频会议功能的需求突然出现不可预知的激增时,这两家公司所面对的形势都无法使自身很好地把握住这个机会。但是,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利,部分原因在于一直没有真正赶上自己所追逐的市场。过去十年来,微软和谷歌在视频聊天领域的历史,描绘了这两个公司在奋力寻找合适受众过程中的挣扎。最开始,他们在用户需要文字聊天的时候建立了视频会议应用。然后,在用户需要企业群聊的时候,他们转型去做文字聊天应用。现在,他们又从企业群聊转向视频会议。

在一个平台为王的市场中,只做出一个优秀的功能不足以保证成功。但是,Zoom却证明了,专注于一点,足矣。

原文链接:

https://onezero.medium.com/how-zoom-beat-the-tech-giants-80b4feb2988c

本文为程序人生翻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今日搜狐热点
6秒后
今日推荐